栗子球球

刀糖患者,口味繁杂

【楼诚深夜60分】心中白月光

@楼诚深夜60分

谭赵   贺陈   脑阔疼。。。

关键词:突然头疼

  陈亦度最近脑子有点问题。

  指的不是智商,是大脑皮层下那个神奇的器官。

  具体问题在于,每次他看见谭宗明,他的脑子就开始抽搐的疼。不过是个合作伙伴,还是刚认识没多久的。此人第一步就强行让他戴戒指,第二步。。。没有第二步了。戒指带他手上就跟长他手上一样摘不下来了,滴油涂润滑,屁用没有。

  更大的问题是,这位先生看着他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那不像是刚认识没多久的合作伙伴,倒像是恨不得抽筋扒皮的仇人。

  陈亦度近几天都顶着这么诡异的眼神上班下班,脑子不痛也要被逼疯。

  然后他直接找到了赵启平。

  到了他这个层面,许多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谭赵二人的足迹遍布整个酒店,想不知道都难。以谭宗明这个人的个性,选的人肯定不会差。但他看到小赵医生的第一眼,还是感叹了一句谭总眼光高。眼前这人,透着一股子纯帅。比他虽不足,却比平常人高出一截。

  赵启平知道他,拐跑他家老谭的人。

  现在来找他,不是示威就是警告,幼稚。赵启平对其嗤之以鼻。

  然后他就猝不及防地接收了陈亦度长达三个小时零三十一分钟的吐槽。

  陈亦度,冷峻公子,沉默寡言,都是放屁。

  小赵医生静默的听着,回头给陈总倒了杯水,方便陈总继续说。

  您说着,我听着。

  陈亦度想了想,放下手中的杯子。

  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说,把你家谭总牵回去,查查他脑子是不是坏了,最好上你们医院查查。

  赵启平第一次见老谭被人一脚踢开,还恨不得此生不复相见。

  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大快人心。

  心里想着一回事,嘴里说着的却是另一件事“我倒是瞧着老谭开窍了,终于知道门当户对的重要性了,以前是看上了我,脑子坏了。”

  陈亦度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骨科诊所。

  我。。。有爱人了。

  打破沉默的一句话让赵启平吓了一跳。

  在你们医院躺着呢,这么久了也不见醒,怕是这辈子也不想见我了。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跌宕起伏爱恨纠葛的故事的开头。赵启平已经在心中准备好了小板凳和葵花籽,做出了认真倾听的模样。却被陈亦度接下来的话打断。

  算了,不说了,总之,看好谭总,我陈某在此谢过。

  陈亦度站起身来,离开了医院小板凳的陈总瞬间恢复到了电视中的精英模样。

  引起别人的兴趣却不管和挖坑不填的作者有什么区别?!(这句可以叉掉)

  赵启平看着陈亦度走出科室门,不禁对其口中爱人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他们医院不算大,却是老牌医院了。各个科室的负责人都是远近闻名的医学泰斗。平时见着的名人人名多了去了。有钱人家的原配,二奶奶天天在医院对骂,这是司空见惯的事。医院汇集了人生百态,每个故事都有意思。看有钱人的笑话曾经是他快乐的源泉。

  躺在病床上,不见醒。要么就是植物人,要么就是刚做完手术,要么就是死了。

  赵启平偷溜进其他科室对着资料一查,巧了,陈亦度几天前送了一个植物人进来,还是和谭宗明一起。

  这个植物人叫贺涵。

  曾经数家猎头公司的白月光。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