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子球球

刀糖患者,口味繁杂

【楼诚深夜60分】干死那个姓谭的

@楼诚深夜60分

谭赵,谭陈,大三角,也不算?剧情向,意识流
关键词: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说起来也算是人之常情。

  所谓婚姻都有七年之痒,更何况是他们这般朝夕相处还没有爱情的情人。

  赵启平倚靠着包厢里长条的沙发,百无聊赖的安慰自己。各种妖魔鬼怪的嚎叫充斥着他的耳朵,让他头痛不已。

  要是按照以前赵启平的性子,床伴换了也就换了,大不了再找过一个。天大地大没有自己开心重要。谁也没他看的透。人生下来就一过场,管你路过的时候干了什么事,过去了也就回不来了。

  现在喝闷酒的不是他。

  是一个被感情纠葛住的蠢货。

  赵启平难受,却又说不出原因。也许是闪烁的灯光太刺眼,也许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太抒情,他捏紧了手上的酒杯,右手遮住眼睛,良久才嚼出两个字,老谭。

  赵启平知识分子出身,不会说什么脏话,温文尔雅。一席白衣大褂是多少女孩的梦中情人。当初谭宗明看上他也是追着他的那么一股劲,纯良。

  虽然赵启平内里早已放浪形骸,自己也觉得自己半身腐朽,谭宗明却偏要说他有一双单纯的眼,明亮透彻。每次床上最爱的,就是轻吻他的眼睛。让老司机也有点不好意思羞红了脸颊。

  虽然是床伴,赵启平还是为了他收敛了自身。上班下班,准点打卡。古典音乐照听,世界名著照看。晚上拒绝所有邀请,早点躺在他的身侧,莫名安心。

  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快,因为规律,所以平淡。因为平淡,所以飞快。规律的作息几乎要让赵启平误以为他与谭宗明安定了下来,从此鸳鸯一对,连理一双。

  可惜之后的报纸打破了他的所有幻想。

  晟煊集团与DU集团强强联合,打造世界一流的高定服装品牌。

  看什么呢,看右边偌大的配图。

  他家老谭的眼神都快腻出蜜来,恨不得搂上旁边这位陈总。旁边的陈总虽然脸上不显山不露水,手上的东西和他见过的却一模一样。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玩意儿是谁送的。

  哦,忘了,不是他家的。

  赵启平听腻了歌,放下手中的酒杯,跟人打了个招呼,出了门。

  早秋的上海天气变幻莫测,半夜气温已经降到了个位数。赵启平被晚风一吹,清醒了不少。倒是想到当初和谭宗明在一起的事。

  只做床伴是他提出来的。谭宗明也乐的接受,两人这么一合拍,定了。一般都在谭总旗下的酒店,偶尔他会将人带回自己家,开小灶,让那个略显清冷的家有点烟火味。有时候谭宗明还会做个早饭,刮他鼻子叫他起床,但更多时候是点一堆外卖放在餐桌上。

  他喜欢叫谭宗明老谭,这样略带亲昵的称呼一下子缩近了他俩的距离,仿佛自己是谭宗明什么爱人一样。谭宗明也宠他,他包容他的一切,他突如其来的恶趣味,他莫名而来的感伤。

  这么一想,谭总都没让自己进家门,可见是自己一厢情愿一头栽进去了。他是谭总变换口味中的调剂品,是车辆上路的中转站,停留一下,便会离开。

  他又想起报纸上的照片,两人般配极了,无论是家世还是样貌,个顶个的完美。

  让他真的想带着花去祝福他们。

  去他妈的祝福,我只想看着你的坟给你献上一束花。

  赵启平面无表情的想着。酒精还在麻痹着他的神经,灯光的昏暗让他变成一个脆弱敏感的小孩。

  凭什么他在这悲伤逆流成河,对方甜甜蜜蜜。他不干。从来都是他撩了别人就跑,哪有被别人撩的份。

  赵启平抿了抿嘴,脑子一片混乱,只记住了一件事,干死那个姓谭的。
 

评论(18)

热度(75)

  1. 谜之热爱修罗场栗子球球 转载了此文字
    还记得第七章和和的脑洞吗~结果!还真的有这样的剧情!!